玄武建工(怀念山建工)

N年前一个前辈师哥写的文章,多少年过去了,再读来更加感慨万分…… 建大校友还有没有才子再写写咱们的新校啊?

济南的大学区中,最受青睐的山师东路自千佛山而下,过经十路穿文化路到建工学院正门而终止。倘若把山师大作为正中,那么按照古代方位,建工学院正好坐阵正北,属玄武,天生一块大石头,却也正符合了建院以土建立校的特色。

一、建院建事

建院地处济南繁华地段,为和平路,历山路和历山东路所环,且正对山师东路,地利上占尽优势,倒也是“诗礼繁华地,温柔富贵乡”,然而地处闹市也就少不了受地盘等等限制,仅一个大门就失了山师、山大或伟人坐镇或花园广场的气势,只剩了一个并不很大的校门和一进校门便紧凑非常的布局。进门后直面的便是堪称祖父级的一号和二号教学楼,灰砖暗调,苏联式的老楼掩映在一片花红柳绿里。曾经有一度盛传这座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老楼要被拆迁,把学校前面空出来做广场,可惜后来不知为何未能成事,于是继续留着这座老楼颐养天年发挥余热。仅仅是几年前学校对伊进行了一次外部装修,贴了瓷砖布了屋顶,于是校友们戏称“老大娘穿上了露脐装”。非典隔离期间,学校把二号楼辟成隔离区,专门隔离外地回来的学生(主要是女生),一时间,隔着铁窗递来送往成了一道出名的校园风景,可惜发现这一新问题后学校加强管理,禁止隔着窗户说话递东西,惜乎小楼内外果真成了“山盟虽在,锦书难托”,愁煞了一干旷男怨女,于是某天二号楼前的广播喇叭里大大咧咧地放出了许美静的《铁窗泪》……

一号楼后面紧贴着三号楼,这两座楼的间距能让大量搞建筑的专家们都叹为观止——好似耶路撒冷老街上狭长的过道,两座楼近乎紧紧咬在一起,相映成趣。记得以前英语三级,老师对大家说:“你们看咱们学校用地多么紧张,两座楼都在跳贴面舞!”言辞之中痛心疾首犹重。

这几座大爷大妈级的教学楼东侧就是一片篮球场及两排白桦树夹成的林荫道,住在建院北区的学子们每天都要经过这里很多遍,于是这里成了当之无愧的信息发布点,每年到了社团纳新或者活动高峰期,这里就密密麻麻布满了各种展版海报,通常也有社团不怕死把刚搞完活动的照片贴在上面,过不了当天就会发现里面数张有美女的照片(偶尔也有帅哥靓照)已经不翼而飞……非典时期,封了校,往来林荫道上的学生更多。临近毕业,不少人觉得把旧书几毛钱卖废品太亏,也不舍得,于是把所有书都拿出来在林荫道摆起了地摊,一时间摊点鳞次栉比,卖的东西也从旧书扩展到打口CD打口磁带明星海报袜子裤头甚至二手自行车电脑,几乎无一不包,几成建院跳蚤市场。

林荫道再往前走便是新女生楼,一楼和地下是餐厅。门前除了熙来攘往吃饭打水的以外,最常见的风景便是有男生痴痴守侯,偶尔有女生梳妆打扮完毕施施然而下,然后携着男朋友给整个女生楼留一个翩若游龙婉若惊鸿的背影。这是幸运的。不幸的左等右等,上穷碧落下入黄泉,不见伊人芳踪,性子好的要自嘲“等到花都谢了”,性子不好的嘛……哼哼哼哼……据说曾经有一个陕西渭南人氏的哥们左等右等女朋友不下来,急了。扯开唱过信天游的嗓子冲着上面大喊:“赧~~红~~!!!”结果全楼的女生都支着耳朵等着听下文让人面红耳赤的“¥%·*”,结果等了半天只听到一声充满哀求的声音——“快下来吧,俺都饿得没力气喊你了……”女生楼底下正对的还有一片砖场,平时不乏帅哥踢球,不过真正成就这片砖场的还是一个03年的毕业生。据说这个哥哥为了在即将毕业前跟暗恋的女孩表白,不惜在熄灯时节在砖场上用蜡烛摆出一个大大的心,然后站在心的中央弹着吉他对该女生大唱其情歌。结果那天晚上那帮女生整个一抽疯,狂呼乱喊之余把易拉罐矿泉水瓶乃至笤帚暖壶都一股脑地往下砸,那个哥们也比较倒霉,先被数个瓶子及一把笤帚砸中后又被扭送至校保卫处写检查,理由是“扰乱校内秩序”。

女生楼和林荫道向后可以看到一个名为“教育超市”的地方。超市建在一个花园绿地中间,虽不大,但东西尚全。在建院人心目中简直如大润发之于济南,家乐福之于青岛。超市正前面有一大片咖啡座,大家戏称此处为建院“左岸”,通常每天晚上会看到三五成群坐在一块的男女,或是单独的两个人,常有天真或不天真少女在这里听少数男生大谈“人生哲理”。

超市左近盛大辉煌的便是学校图书馆办公楼的主体建筑群了,阶梯型的图书馆按照土木的角度应该属于框架结构,据老师说这种结构建起来速度相当快,正好适合建工学院这种拆了旧的就要上新的的学校单位。后面有建院的地标十一层办公楼,图书馆旁边还有个椭圆形的学术报告厅。那个图书馆是近年才修的,一看就知道财大气粗,据说花了不少钱。由于这里够大气,所以历来被作为建院门面照进学校明信片或者学校的招生简章广告里。所以图书馆门前的小广场成了我们的“红勘”,学校著名的晚会往往都在这里搭台举行。依稀记得图书馆旁边的学术报告厅是见名人的好地方,有名至大山,政要如台湾前“国防部长”,市井如山师东路某理发店首席理发师都在里面做过报告,真是一网打尽!

二、建院情事

钱钟书老先生曾经说方鸿渐家乡的年轻人上大学以学土木为多,有“泥土味”虽不全面,倒也差得不远了。记得曾经亲耳听到一土木系才女大骂建院为“民工学校”,建院男生“个个都像民工”,然后说完又更正道歉,说:“哦,对不起,我不该这么侮辱人家民工大哥们,人家没这么差的……”结果男生们痛定思痛,把全体建院女生损得更是体无完肤。有句经典段子说建院男生就好像学校大食堂里做出来的菜,重盐少油滋味暧昧外加带股土腥气,女生则是食堂的馒头米饭,以次充好外加分量严重不足。结果该段子出乎意外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同……

其实倒也不用如此妄自菲薄。一位师兄就曾经聊以自慰地说中国现代美女的鼻祖林徽茵也是学建筑的,而且美女鼻祖最终还是嫁到了学土木的梁思成家里,所以他每天美滋滋地盼望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来,然后慧眼识英雄看上自称梁思成第二的他。虽然数量奇缺,但是就像贫困的纳米比亚也会出产钻石一样,本校其实也是很有一些美女的,比如99级信电系曾经出过一个惊为天人的美女,难能可贵的是该美女不但美貌且有智慧,集学习优异和文艺骨干为一身,果然不久之后美而优则仕,高票当选院学生会副主席,一时间成为建院传奇。

但是理想是理想,现实总还要面对。毕竟美女好象齐鲁风采的头等奖金,通常可遇而不可求。女生太少所以无奈之下本校资源大都“内销”,有稍具姿色且尚无男朋友的“美女”更是抢手,通常遇到莫名其妙男生搭讪或是独自在餐厅吃饭有不认识男生过来搭桌子的几率无限多。所以此类女生或是有此类女生的女生宿舍通常占尽优势,通常全宿舍热水总是满的且三不五时会有人借着“宿舍联谊”的方式请全宿舍吃饭。至于其他诸如帮忙制造独处机会之类所得到的好处更是不计其数……只是男生通常比较冤一点……

假如哪个女生不幸真的被该男生俘获,那么完了,她的苦日子算是开始了。找个爱学习的男朋友通常还好,所要做的不过是帮他占占自习室或热门报告的位子,再就是经常要跟他回家见见准公公婆婆(因为通常爱学习的男生都很听父母话且孝顺父母),尚好;可万一要真是男朋友不爱学习,那就完了。通常这种女孩子不但要担负起平时做笔记以备男朋友考前突击以外,还要充当那厮的活动提款机(没办法,通常有自家男朋友 面露难色地跟女朋友借个十块二十块的通常少有人能拒绝得了),更冤的是这种人通常上网成迷,十天半月见不到面是常事,不知道的以为支援伊拉克建设去了,知道的指点迷津,却原来是泡在传奇奇迹里乐不思蜀。遇到这种人,通常也只好自求多福了……

历来有美女则必有才子,因为才子佳人总是相映成趣相得益彰才行。建院才子倒是不知几个,但有个性的男士当真无限。当年有人一头黄发招摇过市相去不远,现在满学校的光头和长发就能集一个军团。更有身穿乞丐装、唐装、功夫装、无上装……还有千奇百怪不知什么装的人旁若无人招摇过市,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于是建院出流氓的名声不幸不胫而走,以至于大家上网聊天都要冒充山师的,我晕!

学生们个性的不少,老师里也着实出过几个“麻辣老师”。有一外教,美国纽约州人氏。老头,和蔼可亲,长相酷似《大腕》里的洋老头泰勒。因真名叫德文思,所以大家都称其德大爷。德大爷是经常下食堂的主,因老婆也要教课,老两口没事就往食堂跑。一直以来他用英文跟我们对话,总认为他不会说汉语的,可没成想那天正好在食堂碰到他扎着小辫用一口流利的济南普通话跟餐厅小姑娘砍价:“这鸡块俺就要一点,你就给俺便宜便宜吧!”大家晕倒。

德大爷关心国际形势,9·11的时候天天看他钻在学校的IP超市里打电话给那边的亲友问平安,后来美国打了阿富汗,他偷偷问我们:“你说我们在这儿安全吗?”再后来冯小刚《大腕》拍出来,德大爷看了,乐了,逢人便说自己长得多像里面的大腕。

三、神仙建院

建院因其地理位置优越,所以休闲实在太多,简直如同神仙生活。记得曾经有一山工的同学问我:“你们平时上网吗?”俺给了他肯定的回答。然后他又小心翼翼地问:“那你们这里网吧多吗?”我告诉他也就30多家吧。然后他就“疯”了。“拜托,我们学校那边只有两三家网吧,而且网速慢还占不上位子……好羡慕你们,我不甘心啊~~~!!!”然后我们都很搞笑地听他歇斯底里。的确,这里网吧奇多,尤其是山师东路一带,简直到了网吧挨网吧的地步,每遇公安机关整顿社会治安,则必有这里某家网吧关停一阵子或是关永久。可是就是这样仍然抵挡不了大家上网的激情。随便踏进一家网吧,满眼望去无一不是传奇奇迹命运的痕迹。经常听到有人大叫:“蜈蚣洞有人杀我!快过来黑暗地带363 283!!啊,我爆了!”窃笑之余以为这帮人虚拟生活以臻化境,实在佩服外加可喜可贺。据说有人实在痴迷得不得了于是在非典封校之机甘冒被保卫抓个现行的危险爬墙出去上网;学校在围墙上布了再多铁栅栏也无济于事。所以据说每天都有因为爬墙上网被学校课以处分的,有个孩子非常冤,处分上记的他是“上网未 遂”,水平实在高!

通常痴迷上网算是一大有点不怎么样的休闲,所以学校大力倡导的还是健康的各类体育活动。每年一度的校级足球赛和数度校级篮球赛以及不计其数的系级班级的足球篮球网球羽毛球赛总能吸引一大帮人,甚至还能吸引到个把精英级的网虫前来观战。牵扯本班荣誉的时候,通常即使再不爱体育锻炼的美眉也会来为自家壮士加油喝彩,所以通常每逢体育赛事总是人流济济,也通常会看到很多青蛙恐龙出没其间用发亮的眼睛或发亮的眼镜寻找猎物……

建院人对足球的热爱不独体现在这里,在建院的各大海报墙上每年都有为数不少的组织去泰山队主场看球的海报,每至泰山队比赛,如果宿舍电视有信号的话通常整个学校会比较空,出来走的也一般是妇女儿童,然后赢了输了当天晚上的餐厅三楼都会有人喝酒。

世界杯期间校电视台顺应时势转播世界杯赛事,一时好评如潮,无奈好景不长,有天校领导决定考试在即为了不影响大家学习掐掉电视信号……完了。男生宿舍立刻乱成了一锅粥,抗议乱喊的算文明,往楼下扔暖瓶的只算一般强悍,厉害的据说扯了二丈床单欲在校园游行……后来在强烈要求下校电视台经协商播放大部分重要赛事,骚乱始平息……却原来建院男生的足球疯竟丝毫不逊于英伦足球流氓……

虽说建院以土建立校理工为主,但是实际上文艺活动是一点也不少。每年的迎新生晚会和送毕业生晚会是多少年的保留节目,辩论演讲各类赛事更是不计其数。原来每年春天按照惯例都会有一个大型话剧公演,00年春的《雷雨》和01年的《第一次亲密接触》轰动全校,以至居然一票难求,结果很多人居然是看了话剧才发现 建院居然也生产俊男美女!!

通常官方的娱乐外便是雷打不动的民间版本。建院的学生郁闷后通常会去打够级,实在郁闷的会去拱猪,男女皆然。当众乱喊:“我是猪”原是常事,比较劲爆的是某年几位男女拱猪前商定处罚措施,后来不一会儿见一美貌女生跑到校门口一贴满“老军医专治##”的电线杆子底下大叫:“我的病有治了!!”众皆窃笑,然亦有不知所云的路人甲乙丙丁。

打牌之后通常就是晚上就寝。有位大学诗人说过与其希望大学生熄灯就睡觉还不如希望公鸡下蛋。有没有公鸡下蛋我不知道,反正我没见到有按点睡觉的。通常熄灯 以后正是大家的游乐时间,于是夜色阑珊和小东讲鬼故事也因此有了不少的忠实听众;有人一边吓得缩在被子里发抖一边强打精神故作中气十足地谴责:“吵死了, 俺要睡觉了!!”

卧谈会是另一项熄灯后的重要节目,谈的话题从伊拉克战争到今天聚餐谁抢吃了最后一块排骨古今中外无一不包,不过出现频率最多的主题在男生宿舍一般是“女生”,在女生宿舍通常是“男生”;而且谈的保证是活色生香,说的是口沫横飞,听的是津津有味。然后在一晚上促膝长谈之后第二天往往会流传出全班四大美女或 F4的最新版本。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有玩也就必然要吃。好汉要讲人是铁饭是钢,饕餮之徒也总会安慰自己千里马也会“食不足,才美不外现”。对于这方面,一般在建院,会吃的 会直接引着你去一食堂,这个三层建筑以其小炒而出名,新苑餐厅未建时,该地也曾独领风骚好几年,奈何现在门前冷落车马稀 ,只剩三楼还有点人气,余下的地方简直可以达到道教修行里“辟谷”的境界。不过这里二楼西头的铁板烧饭的确做得不错,而且通常因为人少,打饭美眉会格外多,而且态度亲切。另外三楼西边的水煮肉片是这里的招牌菜,份大量多做得不错且价廉物美,几乎一脸盆的分量只要六块钱。货真价实的“价格便宜量又足”。据 说每天都有专门从女子学院之类地方慕名跑来吃这里水煮肉片的。至于三楼东边的老朱米线,更是女生们的最爱,排队的人经常排到楼梯口。不过真的要改善生活,还得到山师东路。建院校门口正对着的街口便美食如云,老河道瓦罐,无琼花韩餐,龙虾酒楼,都是高消费的主,没上里头吃过,怕太贵。不过倒是有一阵酒楼搞活动,在外面推出一个叫龙虾米线的东东,只要两块五,正好的让你从容消受两个龙虾,一度被人戏称“支援贫下中农菜篮子工程”。龙虾酒楼对面有个很小的杭州包子店,老板是杭州人,做了一手很好的小笼包子,一脸的正宗南方人长相。老板娘三十多岁,长得很标准的水乡美女,原来经常猜测 她要是年轻二十岁,操着一口吴侬软语,定是金庸《天龙八部》里阿碧姑娘活脱脱的原形。所以很多人暗中叫伊包子西施。两口子在济南大约没多少熟人,每次去他 们店里吃包子都要免费蒙他们教授上海话。

可惜建院从04年起逐渐搬迁到一处偏远的所在,老校区也在若干建筑机械的魔爪下逐渐变成一堆废墟,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售价过万的高级楼盘,终于属于我们那一代的浪漫,嬉笑怒骂,终究也真的要随着主校区的东迁,化做一片当年的流光,最后潮打空城寂寞回,万劫不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